这是一本有着深厚法学理论积淀的书,却又有着文学书籍般曼妙的文采流出;这是一部凝聚着经典法学理论的专著之作,却又深入浅出读起来朗朗上口。这是一本值得所有法律人认真品读的一本好书,由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瑞华先生所写的一本法学随笔——《看得见的正义》。
      作者在书中对中国长期存在着的“重实体、轻程序”的传统文化呼吁引进程序正义观念,以求对中国人的思维定势和价值追求形成强烈冲击,促进中国法治进程良性发展。“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不做自己案件的法官”,“实现正义,哪怕天崩地裂”等二十多条法律格言,共同勾勒出程序正义的精髓所在。其所反映的保护被告人申诉权、司法权独立行使、司法效率、司法公开、疑罪从无等程序事项,已经通过司法改革变成司法实践谨遵的规则。
      我想,这是一本我们检察人员愿意认真研读的好书。因为,她能够让我们作为司法从业者清楚的看到中国法治进程正在经过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不断向前,同时,她也能够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我们去努力,真正实现人民群众合法权利得到该有的保护,激励我们保有赤子情怀,继续前行。
      说到程序正义,作者陈瑞华先生在书中这样写道:司法机关对一个案件的判决,即使非常公正、合理、合法,也还是不够的。要使裁判结论得到人们的认可,裁判者必须确保判决过程符合公平、正义的要求。是啊!公众对程序不满,也就是对司法不满,这种情绪积累下来,就会形成对司法的不信任。程序公正可以吸纳不满,而程序不公则可能引起激愤。说到这里,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曾经轰动全国的赵作海一案。“杀害”同村人在监狱已服刑11年的河南商丘村民赵作海,因“被害人”赵振晌的突然回家,被宣告无罪释放,在这案件一步步的审理披露中,我们看到了是当时当地公检法三家对于程序正义的无视,通过对赵作海刑讯逼供这一坑害人民利益的行为,来换取一点政治场上所谓的“光荣成绩”,这是对法律的践踏,更是对于自身职责的侮辱,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引起官民对立,进而演变成严重的社会问题。正是有了这样的警醒,我们强调坚守程序正义,坚守我们公检人员的初心和使命,因为正当法律程序并不会使被告人成为唯一的受益者,它还是使政府摆脱一些错误的最好保证,而这些错误会不断地玷污一个司法制度,从而“礼崩乐坏”、荼毒民心,其危害是无法想象的。
      树浩然正气,护百姓权益。作为检察人员,要深知守护程序正义,是检察机关的不二担当。因为政治文明发展史表明,当权力与权力之间应当形成制约成为人类共识之后,程序正义理念开始被广泛接受,程序制度设计更重视其本身所固有的独立价值。由此可以说,检察制度是程序正义理念从理论到实践的产物。其守护法律、保障人权、参与社会公共管理的功能也必将进一步凸显。从这个意义出发,检察机关在刑事诉讼程序中,对程序正义的坚守和担当、追求和维护,应当比其他任何公权部门更加具有自觉性和积极性。
      程序之所以值得认真对待,不仅在于它具有重要的工具价值,还是在于它是实现实体公正的重要保障。或许实体公正最理想的判断标准并不是程序,而是人的良知,如果人人皆为尧舜,则程序就没有存在的必要。程序的独立价值,其魅力正在于此,它是“最后一道防线”。因此,检察机关在司法实践中应牢固树立程序与实体并重理念。尊重程序,坚守和维护程序正义,无疑应是检察官公正品质的典型表现。
      人们对于程序公正的渴望,反应了人们内心深处对于和谐社会的期盼,检察机关不仅要着眼眼前的社会秩序和安全,而且要考虑长远的社会和谐。而开展“莎姐”普法工作、建立预防犯罪法制教育基地、启动“保护长江母亲河”公益诉讼专项行动、重拳出击扫黑除恶等一系列法制工程的建设,正是我们检察机关从长远出发为人民群众营造安全、健康、绿色、和谐的生活环境所做出的不懈努力。
      在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到:“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今天,我们所办理的每一个案件都是我们社会法制进步的一小步,但也正是这千千万万的一小步,推动了我国法制建设成就的一大步。待在这个位置上,我们就要忠实的履行法律所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不让人民寒心、不让人民伤心,要让他们看到公平与正义是真切存在的,只有这样,我们整个社会、整个民族、整个国家才会心向一处,迈向更加美好的明天。